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㈥
楚源开始行动了,手里把玩着可能从路边捡到的几个稍微有些尖锐的几个石头神情淡定的开始瞎逛了稍微绕一下路,然后再回来。再回来时口袋里明显鼓了,可能又装了一些石头吧。
默默躲在了拐角处,离在周围警戒的人很近,看样子是打算听一下他们的对话,看他们讨论的怎么样,然后被发现。
五区等讨论据我所知应该是在整合消息,整合出来的是:我们应该被当地人认为是某实验所的试验品是祸害,对于他们来说最好杀掉,听说了我们这批的到来,正在寻找我们,似乎在碰运气收索我们的样子,但是运气好就没有碰到他们,现在八个区都没有使用特权,也没有全集合还有十区的四个人,我们当中谁都没有遇到十区他们的人,隐藏任务只有九区的人,十区不明,九区的隐藏任务是找到十区的所有人,任务发布于10分钟之前,可能是因为十区做了什么事影响了我们吧,那当务之急是去找十区他们吧。
然后听到这里,楚源手中的石头从手中掉下了发出了声音,被警戒的人发现,然后带到了他们那边。
“你是十区的学员,我记得刚刚大集合的时候看到你了。”二区一个女生先开口道。
“我是十区的学员,我叫楚源,我来这里是来跟你们说一些事的,但是我觉得你们已经知道了。”楚源挂着微笑说到。
“你们区的其他人呢?你们有隐藏任务吗?”九区的一名男生先一步说出了口。
“我们区的其他人,我不知道啊,去完成隐藏任务了吧,我们分开行动了,我来找你们说一些事的。”楚源自然的接口道。
“什么事?”五区的一位女生说到。
“在说什么事之前,可以先回答我们的问题吗?你们使用特权了吗?遇到当地人了吗?知道我们的情况了吗?”五区的一位男生接上。
“可以呦。特权没有使用,算遇到了吧,知道情况了。我们被认为是试验品对吧。”楚源接的不要太迅速,大概全都预料到了吧“我可以说了吗?”对面的点了点头。
“刚刚你们不是说过了吗?你们没有遇到我们,你们需要找到我们全员,你们不是有这个疑虑吗?”楚源就以他们的总结接了上去,对面犹豫的点了点头,“那我问你们,你们是一块找吗?肯定不是吧,那为什么不先完成其他任务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待在这边可是特别容易被发现的,虽然现在还没有被发现,摄像头可是有用的,否则为什么会被发现呢?”
“对哦,那边是有几个监视器来着。”七区的一个男生恍然大悟,可是还是有一些人有些懵。
“看样子还是没有懂。那我们换一个方式方法怎么样?”楚源刚刚说到一半,就被刚刚那个五区的男生打断道“也就是说当地人可以通过摄像头找到我们,同样的我们也可以通过摄像头找到你们。”
“是啊,那么我们可以以什么方式让我们满意呢?”楚源的语气有些欣慰的样子。
“摄像头的话……是监控屋吧。”五区的那个女孩报出了答案。
“所以啊,你们的疑虑是错误的不是吗?”楚源笑着说到,五区的那位妹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一起去找监控屋的,除了我们五区之外还有谁?” 五区那位男孩开口道。“九区。”“二区。”两个区先后叫出了声。“我们区要去完成任务,所以就不去了。”其他区的人也随着三区的开口先后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原地。
“那我们去吧,监控屋。”五区的另一位女生开口对楚源说到。
“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去找另外三个人了。给你们一个提示,你们刚刚与八区一起警戒时的那两栋屋对面的底楼。”楚源说完,便挥了挥手,往原来方向走了,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说到“如果不知道怎么办的话,记得找碎石。”刚好到拐角,一个转身便没有了身影。
在两楼的三人看到了五区和九区的离开的方向正确了,便下楼与楚源汇合了。
“我们现在就去刚刚的那个门那边吧,监控屋的钥匙虽然的确在碎石那,但是锁门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吧,我记得离门口稍微有些距离的地方是有摄像头直对门口的,我们并没有破坏掉它。”徐岩笠先行开口,并走向了刚刚那个门。
还好是有声音的,虽然需要自己去申请,让系统传到耳朵里,但是只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只是我申请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屏幕的话当然是一起看,同样也可以回看在手表上的,回看的时候可以申请带声音的。
这场游说看样子很成功啊,毕竟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到。以后如果会去开联欢可以把楚源推上去表演rap或者主持人之类的职位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