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㈢
在河面上缓缓地划着,各区的老师在各区渡者的身后对着新生说着注意要素,而老生在一旁时不时的补充几句,到最后在【入学考试】里能否存活还是完全看新生自己的能力。老生虽然跟在新生旁边,但他们只是负责在新生快要死去的时候救治一下,而且只限三次,如果次数还未用完老师下令不救治那么老生无权插手。也就是说老生真的如同透明人一样,事实上是新生出发老生原地待命,遇到危险再出现在新生旁边。
但是我个人认为啊,这届估计关兔子需要之外没什么人需要吧,毕竟前几届也有很多人没有需要啊。虽然没有多少人还在这所学院里,不过我想我依然期待着他们是存活着的,毕竟人各有命,上天注定。
划着划着,胡思乱想着,与其说胡思乱想倒不如说回顾着以前,想到初来这边时的那场考试中冷静着却也疯狂着的自己,好像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哑巴的外号也由此传开在这所学院里,毕竟大部分渡者都是一所学校里出来的,而我自己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到了这边做起渡者。
“咔——”的一声,船到岸老生和新生下船,当所有人达到初始地,渡者同样的也快速的将老师送到一区时,我们渡者也就下船直奔工作人员区,看这次的新生考试。
当所有人全部就位,【入学考试】现在开始。
看着屏幕上所有人的行为,我也就做到了最后一排三区渡者旁边,继续着刚刚的话题。
“对了,十渡,你记得测试结束后每个人得到的不同的证件吗?”他拿出属于自己的哪一本时,这么说道。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然后比了一个问号表示怎么了?“我去问了一下发这个的人,她说如果哪一天我们知道了这个究竟是什么意思,那么也就知道了这个为什么存在了。我最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就像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他就这么说着,我也就安静的听着,然后看着屏幕上的众人。
接下来就真的要变天了,不过这个变天究竟是针对是哪一方呢?还是全部人员呢?不过是哪一方都和我有关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