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一章㈤
随着“咔——”的一声,竹筏靠到了岸边,来者是四个人,看样子是两对人马路上碰到了,我侧了侧身让他们进去了。说到船上有五个人,为什么还坐的下,因为渡者的船可以随着人数的变化而变化的。
一敲岸边竹筏因作用力的原因离开了岸边往另一个方向划去。船上的四个人三男一女,是最后的人员了,十区人也就齐了。其中的一男一女是指导员,男的叫吴江,标志性的物品是他那拉风的风衣,一身纯黑。旁边是他姐姐叫吴昕,标志性物品的话头上的发簪,是吴江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剩下的两人自然是新人,在吴昕的介绍下认识了他们,我稍稍鞠了一躬表示了我的欢迎,他们俩分别叫楚源和司羽晨是一起长大,熟悉到两户人家是住一起的,基本两人形影不离。区别的话司羽晨戴眼镜,据他说是平光镜,而且个人比较淡定,楚源就相较比较活泼。而且吸引我的是两人身上有淡淡的一股香味,更何况那对吴氏姐弟没有发觉。那股味道说浓也不浓,说淡也不淡,围绕在鼻尖总觉得有些痒便在脸前扇了扇,以便驱散点味道,这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吴氏姐弟还好提醒我注意身体,而那对竹马眼底闪过一些异样的激动,楚源差点起身却被司羽晨拉住了,低声说了些什么,楚源便淡定坐下来了。
他们俩个人的举动全部尽收眼底,我估计他们两个跟徐岩笠在一起会有共同话题吧,毕竟那么相似,压了压帽子,我个人估计是从【其他地方】转来的吧,不过,与我无关,我只是负责渡河的一名渡者而已。

毕竟,
即便事情已经发生,在这之后你也依然可以选择自己该做什么。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