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一章-㈠
清晨,也不应该是说是清晨,河面上被雾气笼罩着,看不分明,但这只是在常人眼里的河面而已,在我们渡者的眼中,不论如何的天气我们一样可以带别人过河。
而在这里学习的人和老师等其他的人也对着雾习以为常因为只有河面才有雾存在,每个人的往返通常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学校到任务地再回来的很是好奇,但任何一位渡者皆不回答这个问题,久而久之,便也遗忘了这个问题。
今天是新一年的九月又是新生过来的时间,每个区平均八个人左右,又是学生也是别人的【指导员】,每个人最初都有来指导,就是不知道有哪一位新生可以活到毕业。今天接到的全区的消息,说明了今年有四五个人要过来入住。
灯,亮了。啊,人来了吗?第一个是谁呢?
戴上草帽,站起身,撑起竹篙,小船缓缓的动了起来。每个渡者有两个灯,在河两岸,当灯亮起表示有人要过河,这样在河上的渡者就知道在哪里。同样的每一位渡者都配有自己喜欢的接收信息的方式,我喜欢简单,就由别人将消息通过【学院系统】发送到我手表上。
“竹篙一撑到达岸边,撑船人在雾中出现。”到岸时,有一个女孩子在对旁边的男孩子说着似乎关于渡者的事,“他是我们十区的渡者,以后过河的时候有他来负责。这里说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有我的前辈告诉我的,千万不可以惹个个区的渡者。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定要让我们遵守。”
女孩叫肖苏安,在这里待了一年半了是在去年三月来的,明显的标志是肩膀上的蝴蝶。他们两个一前一后上了船,我便撑起了船,小船在河面上静静的前行。
“我们区的渡者,是十个区脾气最好但是最冷淡孤僻的,因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没有人听过他说话,由此得来的外号是哑巴,但是被这么叫他也不说什么,所以我们给他称呼为十渡,十区渡者嘛。来,岩笠打个招呼。”
“你好,十渡。我叫徐岩笠,接下来请多指教。”
我点头表示我知道了。这个孩子虽然脸色有些发白,但是眼里镇定自若的神情,表示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个孩子,来历绝对不像发过来人物信息一样,给人的气场让我觉得,他很久以前就经历过一样。
他,绝对要留心。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