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㈣
还有六十二个小时,果然还是漫长啊。
话说起来,徐岩笠这个人一开始的气场就好奇怪啊。会不会以前参加过类似的,按照他现在进入了我们学院的话,要么家里是这一方面的,要么就是高中转大学的时候,但是气场完全不像啊,能被这个学院选到的话,应该就有特殊的地方,虽然有些人没有经历过,那就说明有特殊的天赋在他们身上。 问题在于他的天赋上写的是思维,那么就不应该来我们十区啊。那么就不是因为天赋,而是因为经历吧。如果是「默」的话,默然?应该不会。默许吧?还是其它什么意思。毕竟青梅竹马好像也在另一所学院学习,默认和默许区别在于就是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别人。但是感觉不对呀,因为根据资料来说并不知道青梅竹马的事,那么家里概率比较大,但同样的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来的缘由和家里情况,只是大概写了一点东西,人际关系也就好友里也有这一方面的朋友才会写上去。
虽然可以用去查,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说吧。不过说起来,默的话,也有可能是王昌龄写的《又》啊:眇默客子魂,倏铄川上晖。还云惨知暮,九月仍未归。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意义,但就这么字面解释,是不是可以认为,想要等的人是不是没有回来,心情很惨淡。
果然越想,想法就越多,算了哇,先把他放一边吧,还有三个人呢。
接下来就是楚源和司羽晨两个人,两个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身上也有奇怪的味道,而且对于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表示十分的惊喜,那么就应该是以前经历过什么事,当时就有可能就他们活了下来,然后被这个气味困扰着,接着就来到了这里。
但是我印象中没有什么事件呀,难不成是其他什么训练之类的,但也有可能是我忘记了什么吧,本来我就是因为不小心和苏昀两个人昏倒在前一位校长这里,当时又因为试炼还差两个人,就把我们俩个带了过去,因为很茫然但是又很熟悉,所以就先组队了,然后就和谢尔盖组队了,然后补充了一些情报。虽然我和苏昀两个人很茫然,但是互相默契很深,就是对方想要干什么都能反应过来,就觉得我们俩个在昏迷重新醒来以前关系很好。现在离试炼过去了几年,但是对谢尔盖印象很深,说起来我好像连试炼的成绩也忘了,不过总觉得,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俩中的一位就会想起来什么,但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想起来的,虽然很奇怪,但是我心里就这么感觉的,那个能力也是在无意之中戴上帽子发现的,后面又很便利,所以也就一直戴着蓑帽了。之所以说我们比其他渡者早了很多过来,是因为我们参加试炼之后就选择了在这里工作,就先工作了几年,然后在新一届工作人员和渡者来测试的时候,参加了这场试炼,当然这是系统的想法,再者就是前校长也让我们自己想,为了以防万一被别人落口舌。
扯远了,继续想十区的四个人,他们俩个也放一放吧,那么现在就还剩关伊一个,关伊。
关伊的话,天赋很好,气质也很干净。虽然只是一只小兔子,但是前途无量,说不定以后就可以以精神系为主的法师,或者其他以精神系为主的职业,也有可能自己新创一个职业,但是也得是自己想要干的,不要 被其他的事情所围困,这样能力就可以发挥到极致。
不想了,反正简言之就是,前途无量,但是绝对不可以被一些事情所困,一旦被困就会成为他们的弱点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