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㈢
呆在十区的边缘地带,等候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以前从这里出去的毕业生,今天即是新生的开学考试,也是老生回来看学校的时候,当然是看不到老师的,只能看到的是今日当值的渡者而已,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呀。他们只是因为「执念」而回来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虽然残酷了一点,但为了维持学院秩序,他们必须去死。不过这件事除了系统和少数工作人员知晓,其余无人知晓也不能让他们知晓除非自己查出,渡者里的话目前也就只有无和苏昀知道,不过五区的那位也差不多察觉出来了吧,明明线索和疑惑点那么多。
啊啊,灯亮了。工作开始,拿着自己的竹篙,走上了岸边,现在应该已经在学院外的地界了,应该能够不看到自己所不想看的东西了吧,应该就可以稍微发挥一点自己的能力了吧,大概吧。
收回竹篙,拿出棍子,杀伤力比起其他武器来说小了很多,但是对于不再有正常形态的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武器吧。因为只要击中位于人心脏位置的要害,就可以至他们于死地,不过他们那里喷涌而出的黑色的血液倒是十分的恶心,沾在身上的时候,对于鼻子尖的人来说,味道很刺鼻,我的话还是主要避免血液喷射到蓑帽上,所以与他们战斗的时候会摘下蓑帽,虽然会有些影响,但是还是选择摘下蓑帽。
来了五只吗?那么还是速战速决吧,毕竟在这里呆太久,味道还是会有些沾在外表上,敲击地面将他们中的一个吸引过来,反身上树,从背后一击即中,就这样行动了五次,看着身上的血迹,只能无奈的换一身衣服。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还是稍微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就离开了,不过这次还是没有发挥自己的能力罢了。
换了一身衣服,戴上帽子,在船上向他们鞠躬,表示再会,希望他们能够转世投胎。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立场,会因为自己心中的正义而相战斗,相互战斗的原因还是因为正义相悖,就向以前的一句话一样,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晚安,愿你们安眠。
收回棍子,拿出竹篙,戴上帽子,提交任务,就这么样一次合成。此时手表显示有消息传来,看样子任务的积分也传来了,300积分吗?还好不算白打,不过说起来,金额不对啊,平常不就只有200积分,有时候还没有积分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倒是无风不起浪啊,到底怎么回事啊,系统究竟怎么了嘛?积分应该不会算错啊,我只是打到了五只而已呀,还是我无意中做了什么让系统送了我100积分?希望是我想的这样吧。
毕竟无风不起浪,有风了就有可能会造成惊涛骇浪的呀~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