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㈠
在镜头里,十区四人看着监控里各个区的人在做的不同事情,看样子并没有人发现是十区他们引发的暴动,所以系统就自动判定为通过得到了50积分,现在也就还有一个隐藏任务。
调动摄像头,看到了各个方面的情景,除了九区和五区外基本上都在镜头里,大概估计是五区在研究所里吧,毕竟是说要找我们为什么被称为试验品的原因。九区大概是在被我们破坏摄像头的地方,刚刚他们将巡逻的带了过来之后,躲到了刚刚我们走的那条路上吧。
“现在我们怎么办,还有六十八小时五十七分钟,我们怎么躲过?”楚源靠着墙壁问道。
“我们隐藏任务也完成了三个,我觉得我们有两个选择吧……”司羽晨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岩笠打断了“不是两个,是三个。第一我们藏在某个地方渡过这几十个小时,但是前提我们得要找到吃的。第二,去中心地带去牵制当地人,这个风险比较大,第三,游走这个区域,看看还有什么机关或者触发隐藏任务的地方,我的话还是建议第三个,因为风险不怎么大,再者还可以愉悦点不是吗?”对视之后,果然还是第三个比较爽。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游走呢?”关伊问道。“关伊你来决定呀。”楚源先一步回答了关伊的问题。
“我想从这边开始,因为刚刚我们也有可能忽视了什么。”关伊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
“好,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游走。”徐岩笠在座位上答应后,将摄像头调回了原本,就起身先一步开始游走。身后的人对视一眼,看似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笑着跟了上去。
出来之后,却统一的往左边走了,因为一开始就是从左边开始走的,学员们下船的地方。
走到河边后,不知道往哪里走后 就打算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听谁的,最后关伊胜出,便直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也就是原本监控屋的对面的那块区域。
我觉得他们现在倒也不怎么饿,因为他们刚刚在贫民窟的地下室吃了一些东西。我的话打算再看一会,再去食堂吃饭,然后去图书馆看一会书,毕竟十分在意欲火焚身的那一场戏之后,那个神秘人怎么样了?那场戏的真相似乎他自己早已经知道了,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不过看样子,肯定会解释呀,毕竟万事皆有因,不是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