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
分头行动的两组人马,往着相反方向的奔跑着。
第一组:关伊,徐岩笠
两人回到了发现机关的地方,徐岩笠便开始向关伊解释起来,“这里的机关需要两个人同时行动,所以我们一人一边,然后听我指挥,你去右边我去左边,右边的稍微简易一点,然后将你的匕首放在台子上,在操作完毕之后我们同时切下绳子,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两边可以同时启动机关,因为他们两个默契很高。”“听懂了。那么开始吧?”关伊听完后思索了一会儿,点头的同时顺带将匕首放在了桌上。
两人同时面向操作台,“上面都有标记和不同的颜色对吧,我说按什么就按什么吧。”
“第一排的红色按钮。”同时按下。
“从左往右第一列倒数第二个蓝色的按钮”……
在两人同时行动按下按钮的时候,第二组,也就是司羽晨和楚源两人也到了另一个机关的地方,但相比第一组的两个人来说,他们就轻松多了,因为他们只需要同时按下台面上的按钮,然后用力转动立在两个墙上的旋转柄将因为按钮按下就突然松掉的绳子重新保持为绷紧的状态,维持绷紧状态三十秒,然后同时挥动匕首切下绳子。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按下按钮,然后用力旋转旋转柄将绳子一圈一圈的绑在铁柄上,看着两人暴起的青筋,相比很重吧。
如果被发现这两个机关是前辈们设下的话会不会打前辈呢?那么麻烦的机关。话说起来,我们学院上一批去那里学生是哪一届来着?好像基本上都是单个区的。但是那么多机关好像是集体行动的时候设下的,一半的区一起设下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九区的渡者,他叫苏昀,我们两个关系某种意义上蛮好的,他指了指我的手表。我低头看去,发现手表显示接受了一条消息,
「十渡和苏昀,来广场一下。校长」看到这条消息,向刘宇航指了指外面吧,表示有事出去,得到知道了的回复之后,我关掉声音,随着苏昀一起走出了工作人员区,完全不怕看不到,也不怕被别人透露出去,因为这是工作守则之一。
两人一路无言的走到广场,看到站在河边的校长,于是快步走到了校长身后。
“你们两个来了。我收到了三封信,表面上虽然是寄给我的,但是里面除了一些通知之外,叫我把另外两封信转交给你们两个,白面的是苏昀的,灰面的是十渡你的。”
我们两个疑惑的对视一眼,因为完全不知道谁会寄给我们两个,毕竟在外面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人啊。接下信封,拆开后发现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谢尔盖-特拉维斯。
谢尔盖!以前试炼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外国人,来自北方的学院,「利维坦学院」。他十分擅长乐器,听说能力是「音波」?
信上说他会来四天后拜访我们,代表「利维坦学院」,简言之就是公费旅游。
见我们看完了“这位谢尔盖先生你们认识,所以就让你们来招待吧,反正他来的那段时间学员在假休期。”
表示知道了,于是告辞离开了,在回到工作人员区的时候指了指手表,表示用手表讨论,毕竟前面看一些 中间看一些后面看一些,有些人就要去干活了。所以等我们回去的时候,视频前就只有五区和三区的两位渡者,见我们回来之后,三区的刘宇航也表示要去干活,离开了。我们两个也就坐在了原位继续看着我们各区的行动,大概也就过去五六分钟,我十区的四人就开启了几个机关,引来了那些巡逻的人,那些贫民区的人也来围观的时候,发现了对方,可能以前什么事情的原因,双方就开始了暴乱。虽然贫民窟的人有些落后,但是毕竟是在贫民窟生存下来的,也是有一技之长的,双方就这么开始混战起来,引起了另外巡逻的人了,我们区的四个人在窗口看着这一幕,九区的学员在引导着一些人马来到了贫民窟,看样子他们的隐藏任务就是引导一些人马来贫民窟。看样子任务完成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于是打算离开这里,关伊虽然有些不忍,但是她也知道不能添乱,不能妇人之仁,便转头跟着另外三个人离开了这栋楼,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监控屋,看起了监控。
剩余时间,六十九小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