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㈧
十区的人并没有进去,我又不想关心其他区的情况,就打算专注于我们十区的情况,天大地大后生最大,某种意义上不是吗?
在九区和二区在房间里看的或者翻箱子的时候,十区一众就在附近警戒着,生怕有什么情况,所以五区和二区先后出来的时候,四人就松了一口气,看着五区和二区略微有些沉重的情况,有些疑惑,然后我也在这一瞬间申请了声音。
“……”五区和二区的人都没有说话,然后稍微安静了一会后,二区就先行离开了,说是有隐藏任务要去完成,但是看着徐岩笠没有放下的警惕,说明二区或者其他人在附近。
“……我们从里面发现一些东西,可能和我们为什么被称为试验品有关”其中五区的那位男孩发出了声,“……”刚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徐岩笠制止了,“说什么想清楚了再说。”就这么冷淡的开口了,近乎没有感情的语句从嘴里出来,使得五区的人一惊,但当发现十区有些紧绷的身体,就马上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可能有人在附近,无法确定。“简言之,就是里面东西告诉了我们试验所的位子,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我们可以被称为试验品的原因了。”五区的另一位男生,也就是刚刚那个观察者出声了。
“我明白了,你们是打算过去吧。”楚源见徐岩笠没有说话的想法就开口了,“那我们就恕不奉陪了,我们还有事。”
五区表示震惊,为什么他们几个瞬间明白,为什么不好奇原因,但是既然下了逐客令就先离开了,等回去了就自然而然可以去问了,五区就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喂。”徐岩笠在五区离开后几秒里开口了“感觉到了吗?”楚源自然的接上,虽然神情和语气都很坦然,但是就是有些警惕“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而且好像是只针对我们的样子,因为五区完全好像没有感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还是快点离开吧,估计马上就有人要来了。”司羽晨稍微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位,三个男的对视一眼,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楚源就拉起一旁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关伊,紧跟着前面的徐岩笠和司羽晨两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还跟着,怎么办?”楚源往后看了一眼,确定了还有人跟着。
这时候关伊提问了,“什么有人跟着?”一脸茫然的样子,越看越像兔子。“关兔……伊啊”说出口之前,连忙改口的楚源暂时无视了有些不满的关伊的眼神边拉着她边往前走“我们现在有人跟着,一直跟着我们,实力不明,无法确定敌友,暂时就先往我们来的地方走,那个地方的路比较复杂,要不是徐岩笠领路,我估计我就要迷路了……”还没有说完就被司羽晨打断了“这些待会儿再说,先跑起来。”
现在情况的确对我们,不怎么有利,因为手上有武器的只有,司羽晨的弹弓简易版的,楚源的石头路边捡的,只有地形稍微有利点,但是如果是当地人的话就没用了,除非是路痴。
然后十区的四人一路冲进了来时的地方,东绕八绕的,然后就分散躲在了两个楼梯口,对角的,听着跟着的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下了。楚源比划了一个四,有四个人,没有敢探出头,怕是当地人,然后就听到他们说“程伶,你看我们就跟丢了吧,就应该一开始就和他们说清楚的,我们需要和他们一起行动……”一个男生的声音,很是豪放。那个被称作程伶的人开口说话了“我也不知道原来他们这么敏感的吗?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程伶原来是男生啊。“那任务怎么办,没有出现任务失败,说明我们还有机会……”一个女生的声音,“有办法是有办法,但是不一定就能碰到他们了呀。”“就算碰到了,我们有什么办法说服。”另一个女生开口道。
“任务吧,但是我们……”接下来说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只知道,徐岩笠和司羽晨同时看向了楚源,关伊歪头想了一下,然后同样也看向了楚源。楚源被看着一愣,指了指自己,看着他们点了点头,一副“你们又要把我当成挡箭牌了”的样子,三人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原因大概就是,只有楚源的名字是被知道的吧,虽然其他人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大概不久之后就会知道了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又不想问,那么就沉默吧,我的「默」字就是这么来的。然后楚源就勉强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然后就悄咪咪的走到了这个楼梯口的窗户那,靠着窗架,然后悄咪咪的坐了上去,一只脚放在窗台上,一只垂在地上,并示意司羽晨躲好点,在他们安静的时候。
楚源就这么开口了“什么任务啊?不可以当面跟我们说?”挂着微笑,玩着石头,看似与刚刚没什么变化,但是感觉完全不同了,仿佛另一个人降临于世了。
现在,剩余时间:七十小时零五分钟。
ps:(资料补充)
十个区的字:一主二信三执四死五智六独七义八幸九反十默(后期可能会有改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