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㈨

(以下对话“”管理员,‘’十渡)

“说起来,本大人我问你几个问题啊?”扯皮扯了一会儿后管理员说到,“第一,你知道我要换任了吗?”

‘不知道。’

“好吧,那么本大人告诉你本大人要换任了,大概过几天就要离开了,新的管理员大概同时到来,也就是谢尔盖离开的时候来,到时候就交接了。”

‘伤心啊,竟然没有话,要和我这个知己说啊。’

“本大人没有!第二,你确定你还是不要提示吗?”

‘不要呢……还是不要了吧,时候到了自然会知道的,不过这个时候还不交换联系,我的联系方式,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的吗?’

“要!本大人连你的工作的联系方式都没有。”看着管理员大人兴奋的交换着号码。

“交换了号码之后,本大人说第三个。”喝了口水后继续说到“与其说接下来是问题倒不如说是建议。”

“第三,据本大人所知,新的管理员是提拔上来的,而且还是其他区域的,据说是因为以前不认真干活而是成天泡在图书馆的,然后还是因为没人管她,恰好轮到了图书馆管理员的调转,恰好缺了一个人,所以……”

‘就过来了……’

“第四,本大人听说她以前是学员,所以你和苏昀还是当心点吧,连同你们俩的学员。”

‘我会转告的。’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跟本大人这个知己说吗?本大人可是要去更高一级的图书馆了,估计再见面就要有一段时间。”

‘嗯……加油,你会更好的。’

“就没有其他的吗?据本大人我了解,你跟那些毕业生也是这么说的,就例如刚刚去修行的那些学生也是这么说的。”

‘那你要我说什么?’

“提醒之类?”

‘我连你去哪都不知道,我怎么提醒你?’

“本大人我去哪都不知道,到时候随机分配。”

‘那我就提醒你,不要当出头鸟,切记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不要做,在时间够的情况下把一切情况都收集到了再去做选择,时间不够的时候按照你的需求来选择。毕竟你和我不一样所以我也说不什么了。’

“本大人知道了。”

‘然后就没了。’

“那本大人给你一些提醒。不要忘了。”

‘好的。’

“We all, like sheep, have gone astray, each of us has turned to his own way.But we don't have to panic, because  after a storm comes a fine day, and a rainbow appears at last。
(我们都像绵羊一样误入歧途,我们每个人都转向了自己的道路。但是我们不必惊慌,因为暴风雨过后,天气晴朗,彩虹终会出现)”

“雨停了,该去哪去哪吧。本大人我继续去看书了。”

‘好好好。’

雨后初晴,划离图书馆,划向工作人员区。

《睹者》

第二章㈩㈧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估计短时间内是不可能遇到他的,而且至少在今年结束前都不可能再遇到了吧?但是也不能说那么死不是吗?

被这么一打扰,突然间还是再去逛一会儿吧,或者回食堂去吃个饭,然后再玩一会儿一些有趣的题目之类的,类似于字谜之类的,或者还是照常去看学员他们在干什么,嗯……不管了,先去溜达几圈,沿着外围,然后放空自己。嗯,好,就这么办。

在划的过程中,思绪逐渐飘散,说起来,虽然最近发呆的日常是越来越多了,但是好像好久没有在晚上的时候,边划船边发呆了。

白雾笼罩,旷野远游者手中的灯笼指引着你的方向,高楼坍塌,曾属于残暴野兽的执行者护你远航。

刚刚从五区那里得知的提示越发耳熟,总觉得听过但是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听过,还是什么时候见过这句话,不想了,不想了。

只有作家才能在梦想中将其实现。

只有侦探才能将其从坟墓中将挖掘出来还原信息。

说起来,我们区好像有人是「作家」来着,将其所奢求的事物在梦中实现,半梦半醒之间渡过生活,虽会有时将他们搞混,但是活的反而比较开心,当然吐槽的就是目前为止活在句子里的图书管理员,不然怎么会给出这种类型的提示呢?

「侦探」的话,所有想要从这里逃出去的都算吧,但是其实不然不是吗?将一些信息从坟墓中挖掘出来只为还原信息的,好像就只有褚子羽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解开谜题而来的,但是反而越陷越深,陷入深深的由谜题所建立成的迷宫里,越发不愿醒来。

啊啊……好像开始吐槽学院里的工作人员了,嗯……不管了,随便了。

怎么回事?脸上好像有水滑落,抬头望向天空,脸上的雨水越来越多,真是的天公不作美呢~下雨了呢~但是下雨了不是蛮好的嘛?可以大发情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刚刚从食堂出来,就暂时还是不要去食堂躲雨了吧,去图书馆吧,去找找那个图书管理员,虽然下午刚刚从那旁边的阅览室出来?不过现在去找她也不晚吧?

刚刚划到图书馆就响起了一句话“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在门口旁边穿着洛丽塔衣服的管理员站在那里仿佛就是在等候我的到来。

(以下对话“”管理员,‘’十渡)

‘在等我的到来?’

“不然呢?你觉得本大人我还会愿意在这里等着谁吗?本大人我,还是蛮看中这个知己的。”

‘我可不觉得。’

“本大人说是就是。还有刚刚是不是非议本大人了,我有感觉到。”

‘在吐槽你的职业,算非议吗?’

“好吧,不算。”扶额无奈,“还是不愿意上来吗?没有人看着喲?”

‘算了吧。当心隔墙有耳?’

“唉~你还是这个样子。本大人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不愿意上岸,明明在考核的时候和苏昀那么生龙活虎的,现在苏昀还好,但是你呢?”

‘嗨嗨~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被你说了那么多遍,我都快背的下来了。’

“你。唉……每次遇到你,都是叹气的,不知道为什么你就是有点倔,而且还不知道倔在哪里……”

‘你不也就只有我们俩个的时候,才愿意从你的梦里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梦有多好?’

“stop!停停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我们互相发过对方吧。说点其他的?”

外面雨下的很大,馆外的人们依然赶的自己的事情,馆内的两个人一个靠着墙壁,一个靠着书架,互相扯了起来,围着一盏青灯,聊的十分的开心,丝毫没有被馆外的雨所打扰到。


《睹者》

第二章㈩㈦

(以下‘’为十渡的手语表达意思,“”是褚子羽和苏昀区别会被标明)

“这倒也是”褚子羽喝了一口水说到“那就不说这件事了。你们觉得这届的新生怎么样?”

“我觉得各有各的特长吧,因为有些区已经展现了各个区的特色了吧。”苏昀想了想说的时候还望了我一眼。

‘我们区的怎么了么?’我表示十分茫然啊‘我没有觉得有展现我区的特色喲。’但是下一秒就反驳回去了,不过果然还是有人懂我手语,这样才可以好交流一些啊,为什么我区的学生就没有个人想起来是,不过也有可能是想到了,但是觉得无法表达我的真正想法吧。

“不是,我觉得你的十区估计又是最后展现出来的。”(苏)

“苏昀你可没有资格说他,你的九区不也是一样吗?”(褚)

“那这么说的话,你的五区有资格?”(苏)

“虽然没有到达我的标准,但是我觉得肯定可以碾压你们俩的区的。”褚子羽耸了耸肩。

真好啊,可以扯皮,平常都不怎么敢扯皮,毕竟我们八个渡者各个关系比较差吧,都偏向独立任务的,谁知道这次就是合作任务了。

……真开心啊,可以扯皮……真羡慕你们可以这么肆意妄为,可以和朋友聊天,为什么我不能参与进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听着他们扯皮,脑子突然闪过这几句话,这明显不是我所想的,我不可能会这么想的,因为对于自己不可以说话这件事,我已经接受了呀?那会是谁,不过说起来,自己也是有可能的,毕竟人都有七情六欲黑暗面的呀,而且有法子可以引发内心的黑暗面的哟。那么先稍作休息保留答案吧,用余光望了一眼外围的草丛,然后再默默的对俩个人笑了一笑,扶了一下蓑帽,再次参与进去扯皮。

稍微再扯皮了一会儿后,苏昀说有巡逻任务就先一步走了,我打算去工作人员区去看一看那四个新生怎么样了,就也打算先走了。

“等等,十渡!我还有话和你讲。”褚子羽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我。

‘怎么了吗?’我回过头去表示疑惑。

“身上没有什么不舒服吧?”褚子羽稍作犹豫的问了一下。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褚子羽稍微喘了一口气,“那没什么事了,我稍微去做一下运动。”指了指外面。我点了点头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在划船离开的同时,待在门口等我的苏昀挥了挥手上的手表,比了一个ok的手势,苏昀点了点头,就与我划向了相反的方向。

那基本就可以确定了凶手了吧?不过没有证据的话就暂时保留吧,毕竟是一所学校里的人,不过再干惹我几次的话,我可就不会手下留情的,影响我一个,倒也罢了,但是苏昀都影响到了的话,你就给我躲躲好,不要被我找到。

现在时间还有五十八小时三十分钟。


《睹者》

第二章㈩㈥

本来打算一觉睡醒,但是中途还是被人叫醒,看了一眼自己的时间,大致睡了几个小时,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十八个小时。

叫醒我的来者是划船过来的苏昀,说五区的渡者褚子羽在叫我们去食堂吃饭,有事跟我们说。褚子羽有什么事可以跟我们说的,希望是我们两个需要他知道吧。如果不是的话,我也没什么话可以说的,不过我估计应该和新生或者谢尔盖有关吧。

点了点头表示我知道了,便划船随着苏昀划到食堂去,看见在离水上最近的陆上座位等着我们的褚子羽,他先让我们去拿饭,边吃边讲,毕竟晚上八点了,但是我们两个表示不吃,我是想要待会儿吃而苏昀则是吃过了。

褚子羽见我俩不吃,也没有办法,也就只能摇了摇头跟我们说叫我们来的原因。

“苏昀,十渡。”褚子羽喝了一口水跟我们说道“刚刚校长叫你们过去是不是有事?”同时点了点头,“是有人要来参观?”再次同时点了点头。“你们不好奇我为什么要叫你们来吗?”同时点了点头,见我们两个这样,褚子羽只能无奈扶着额头表示无奈,“你们俩个……唉,不说你们了。”

“我找你们俩个有事讨论,虽然你们俩个脑子比那俩个来说差了一点,但是能给我一点想法和脑洞,再者就是那俩个性格我真的合不来。”

(以下‘’为十渡的手语表达意思,“”是褚子羽和苏昀区别会被标明)

‘他们俩个本来就是这种性格,这么久也该习惯了。’

“习惯不了,想想他们俩个人的性格,想要一枪一个枪毙。不说了这个,我想问的就是那个证件,每个人都不一样,虽然知道了另一本上面的字是大致什么意思了(一主二信三执四死五智六独七义八幸九反十默),但是总觉得有些奇怪。”(褚)

“什么奇怪的?”(苏)

“不知道,就是觉得怪怪的,觉得知道了这个之后,可能明白了我们为什么存在了。但是就是觉得不应该把这些解开的,因为有点不好猜测,去问了一下系统,系统说我没有这个权限,去问校长,校长表示他也不知道。”

……能知道就罢了。等等我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先听他说吧。

“后来去图书馆找了一下管理员,问了一下,因为校长说他是呆在这里时间最长的工作人员。他说,还没有到时间,但是可以给我一个提示,但是只对我有效的提示,然后说如果自己一个想不出来的话就来找你们俩个讨论一下。”(褚)

“提示是什么?如果我们俩个有什么想法的话,说不定可以给你一些帮助。”(苏)

不过我觉得图书管理员让你找我们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俩个在这里的时间也很长,而且还是同样职业的,说不定我们可以给你新的提示。

“提示:白雾笼罩,旷野远游者手中的灯笼指引着你的方向,高楼坍塌,曾属于残暴野兽的执行者护你远航。”

emmm……怎么感觉那么耳熟,大致知道是什么,但是好像卡在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我大致觉得是知道这个时候的状况,但是旷野远游者是指什么人,执行者是指谁,同样地点也不是我们学院,而且感觉执行者好残暴啊?”(褚)

“会不会是以后某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旷野远游者会不会是指那些在外的那些修行者?”(苏)

‘我想不到什么东西。不过我觉得既然可能以后会发生,那么一切到时候都会迎刃而解的。’

是啊,flag反正已经立着了,一切倒是都会迎刃而解的。


《睹者》

第二章㈩㈤

现在,任务也完成了。还能干啥事呢?说起来谢尔盖的那封信我也没有自信看,几张信纸,我也只是大致看了一眼第一张而已。

至哑巴:

         试炼结束了好几年了,我们也好几年没有见了,不知这几年怎么样呢?应该还好好的活着对吧。

         后来也因为其他事情,然后把你们给忘了,估计你们也忘了吧,不过估计看到这里你也应该也能想起来我了,因为那次试炼,看你们俩个一脸茫然,但是却利索的完成了我说的和系统布置的,也是蛮厉害的,虽然很抱歉在信的最初称你为哑巴,因为我看你不会说话,只问了苏昀的名字,十分抱歉,这次我来公费旅游的时候请一定要告诉我你的名字,顺带加一下系统的联系方式,毕竟没有联系方式的话,就很难找你们去玩了。我因为职位晋级了,所以我可以偷偷溜出来玩,不过大部分还是因为试炼我们小队拿到了前五名的名次,试炼能成功也主要是因为你们两个超高的执行力。

         不知为何,有些羡慕当时可以和你用手语聊天的苏昀,所以我也有好好学习手语,这次过来也一定要好好和我一起聊天,同样的也要指出我哪里不对。

         这次虽然表面上是四天后来拜访你们学院,但是我估计我也看不到离校的学员吧,毕竟现在基本上要么就是入学考,要么就是在放假中,我稍微调查了你们学校一下,大致一般都是在四天后会放假,实际是来找你们的,可能这么说的话会被以为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真的只是想要来看一下两个在试炼中一个队伍的队友。

        期待四天后,与你们的相见。

附:后面的三张纸,就麻烦你先不要看了吧,什么时候看的话,我来了之后,我会跟你说的。

                                                            谢尔盖留

后面三张吗?那就不看了吧,听谢尔盖的,毕竟谢尔盖的说的。

于是便把信封扔进了仓库里面,躺在了船上靠着手臂,望着天空。趁着现在还有阳光明媚的时候,晒着太阳睡一会儿吧,将蓑帽遮住脸,就这么睡着了。


这两周有事停更。


《睹者》

第二章㈩㈣
还有六十二个小时,果然还是漫长啊。
话说起来,徐岩笠这个人一开始的气场就好奇怪啊。会不会以前参加过类似的,按照他现在进入了我们学院的话,要么家里是这一方面的,要么就是高中转大学的时候,但是气场完全不像啊,能被这个学院选到的话,应该就有特殊的地方,虽然有些人没有经历过,那就说明有特殊的天赋在他们身上。 问题在于他的天赋上写的是思维,那么就不应该来我们十区啊。那么就不是因为天赋,而是因为经历吧。如果是「默」的话,默然?应该不会。默许吧?还是其它什么意思。毕竟青梅竹马好像也在另一所学院学习,默认和默许区别在于就是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别人。但是感觉不对呀,因为根据资料来说并不知道青梅竹马的事,那么家里概率比较大,但同样的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来的缘由和家里情况,只是大概写了一点东西,人际关系也就好友里也有这一方面的朋友才会写上去。
虽然可以用去查,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说吧。不过说起来,默的话,也有可能是王昌龄写的《又》啊:眇默客子魂,倏铄川上晖。还云惨知暮,九月仍未归。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意义,但就这么字面解释,是不是可以认为,想要等的人是不是没有回来,心情很惨淡。
果然越想,想法就越多,算了哇,先把他放一边吧,还有三个人呢。
接下来就是楚源和司羽晨两个人,两个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身上也有奇怪的味道,而且对于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表示十分的惊喜,那么就应该是以前经历过什么事,当时就有可能就他们活了下来,然后被这个气味困扰着,接着就来到了这里。
但是我印象中没有什么事件呀,难不成是其他什么训练之类的,但也有可能是我忘记了什么吧,本来我就是因为不小心和苏昀两个人昏倒在前一位校长这里,当时又因为试炼还差两个人,就把我们俩个带了过去,因为很茫然但是又很熟悉,所以就先组队了,然后就和谢尔盖组队了,然后补充了一些情报。虽然我和苏昀两个人很茫然,但是互相默契很深,就是对方想要干什么都能反应过来,就觉得我们俩个在昏迷重新醒来以前关系很好。现在离试炼过去了几年,但是对谢尔盖印象很深,说起来我好像连试炼的成绩也忘了,不过总觉得,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俩中的一位就会想起来什么,但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想起来的,虽然很奇怪,但是我心里就这么感觉的,那个能力也是在无意之中戴上帽子发现的,后面又很便利,所以也就一直戴着蓑帽了。之所以说我们比其他渡者早了很多过来,是因为我们参加试炼之后就选择了在这里工作,就先工作了几年,然后在新一届工作人员和渡者来测试的时候,参加了这场试炼,当然这是系统的想法,再者就是前校长也让我们自己想,为了以防万一被别人落口舌。
扯远了,继续想十区的四个人,他们俩个也放一放吧,那么现在就还剩关伊一个,关伊。
关伊的话,天赋很好,气质也很干净。虽然只是一只小兔子,但是前途无量,说不定以后就可以以精神系为主的法师,或者其他以精神系为主的职业,也有可能自己新创一个职业,但是也得是自己想要干的,不要 被其他的事情所围困,这样能力就可以发挥到极致。
不想了,反正简言之就是,前途无量,但是绝对不可以被一些事情所困,一旦被困就会成为他们的弱点的。

《睹者》

第二章㈩㈢
呆在十区的边缘地带,等候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以前从这里出去的毕业生,今天即是新生的开学考试,也是老生回来看学校的时候,当然是看不到老师的,只能看到的是今日当值的渡者而已,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呀。他们只是因为「执念」而回来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虽然残酷了一点,但为了维持学院秩序,他们必须去死。不过这件事除了系统和少数工作人员知晓,其余无人知晓也不能让他们知晓除非自己查出,渡者里的话目前也就只有无和苏昀知道,不过五区的那位也差不多察觉出来了吧,明明线索和疑惑点那么多。
啊啊,灯亮了。工作开始,拿着自己的竹篙,走上了岸边,现在应该已经在学院外的地界了,应该能够不看到自己所不想看的东西了吧,应该就可以稍微发挥一点自己的能力了吧,大概吧。
收回竹篙,拿出棍子,杀伤力比起其他武器来说小了很多,但是对于不再有正常形态的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武器吧。因为只要击中位于人心脏位置的要害,就可以至他们于死地,不过他们那里喷涌而出的黑色的血液倒是十分的恶心,沾在身上的时候,对于鼻子尖的人来说,味道很刺鼻,我的话还是主要避免血液喷射到蓑帽上,所以与他们战斗的时候会摘下蓑帽,虽然会有些影响,但是还是选择摘下蓑帽。
来了五只吗?那么还是速战速决吧,毕竟在这里呆太久,味道还是会有些沾在外表上,敲击地面将他们中的一个吸引过来,反身上树,从背后一击即中,就这样行动了五次,看着身上的血迹,只能无奈的换一身衣服。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还是稍微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就离开了,不过这次还是没有发挥自己的能力罢了。
换了一身衣服,戴上帽子,在船上向他们鞠躬,表示再会,希望他们能够转世投胎。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立场,会因为自己心中的正义而相战斗,相互战斗的原因还是因为正义相悖,就向以前的一句话一样,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晚安,愿你们安眠。
收回棍子,拿出竹篙,戴上帽子,提交任务,就这么样一次合成。此时手表显示有消息传来,看样子任务的积分也传来了,300积分吗?还好不算白打,不过说起来,金额不对啊,平常不就只有200积分,有时候还没有积分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倒是无风不起浪啊,到底怎么回事啊,系统究竟怎么了嘛?积分应该不会算错啊,我只是打到了五只而已呀,还是我无意中做了什么让系统送了我100积分?希望是我想的这样吧。
毕竟无风不起浪,有风了就有可能会造成惊涛骇浪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