凇云-尘

杂食,喜欢拍照,行迹无踪型。洒脱系小众云玩家,幽灵系写者。
理想是当个游魂野鬼,然后窝在大榕树下睡觉。
然小生不才,望各位客官能够心满意足。

《睹者》

第二章㈩㈣
还有六十二个小时,果然还是漫长啊。
话说起来,徐岩笠这个人一开始的气场就好奇怪啊。会不会以前参加过类似的,按照他现在进入了我们学院的话,要么家里是这一方面的,要么就是高中转大学的时候,但是气场完全不像啊,能被这个学院选到的话,应该就有特殊的地方,虽然有些人没有经历过,那就说明有特殊的天赋在他们身上。 问题在于他的天赋上写的是思维,那么就不应该来我们十区啊。那么就不是因为天赋,而是因为经历吧。如果是「默」的话,默然?应该不会。默许吧?还是其它什么意思。毕竟青梅竹马好像也在另一所学院学习,默认和默许区别在于就是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别人。但是感觉不对呀,因为根据资料来说并不知道青梅竹马的事,那么家里概率比较大,但同样的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来的缘由和家里情况,只是大概写了一点东西,人际关系也就好友里也有这一方面的朋友才会写上去。
虽然可以用去查,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再说吧。不过说起来,默的话,也有可能是王昌龄写的《又》啊:眇默客子魂,倏铄川上晖。还云惨知暮,九月仍未归。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意义,但就这么字面解释,是不是可以认为,想要等的人是不是没有回来,心情很惨淡。
果然越想,想法就越多,算了哇,先把他放一边吧,还有三个人呢。
接下来就是楚源和司羽晨两个人,两个人既然是青梅竹马,身上也有奇怪的味道,而且对于我能闻到他们身上的味道,表示十分的惊喜,那么就应该是以前经历过什么事,当时就有可能就他们活了下来,然后被这个气味困扰着,接着就来到了这里。
但是我印象中没有什么事件呀,难不成是其他什么训练之类的,但也有可能是我忘记了什么吧,本来我就是因为不小心和苏昀两个人昏倒在前一位校长这里,当时又因为试炼还差两个人,就把我们俩个带了过去,因为很茫然但是又很熟悉,所以就先组队了,然后就和谢尔盖组队了,然后补充了一些情报。虽然我和苏昀两个人很茫然,但是互相默契很深,就是对方想要干什么都能反应过来,就觉得我们俩个在昏迷重新醒来以前关系很好。现在离试炼过去了几年,但是对谢尔盖印象很深,说起来我好像连试炼的成绩也忘了,不过总觉得,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俩中的一位就会想起来什么,但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想起来的,虽然很奇怪,但是我心里就这么感觉的,那个能力也是在无意之中戴上帽子发现的,后面又很便利,所以也就一直戴着蓑帽了。之所以说我们比其他渡者早了很多过来,是因为我们参加试炼之后就选择了在这里工作,就先工作了几年,然后在新一届工作人员和渡者来测试的时候,参加了这场试炼,当然这是系统的想法,再者就是前校长也让我们自己想,为了以防万一被别人落口舌。
扯远了,继续想十区的四个人,他们俩个也放一放吧,那么现在就还剩关伊一个,关伊。
关伊的话,天赋很好,气质也很干净。虽然只是一只小兔子,但是前途无量,说不定以后就可以以精神系为主的法师,或者其他以精神系为主的职业,也有可能自己新创一个职业,但是也得是自己想要干的,不要 被其他的事情所围困,这样能力就可以发挥到极致。
不想了,反正简言之就是,前途无量,但是绝对不可以被一些事情所困,一旦被困就会成为他们的弱点的。

《睹者》

第二章㈩㈢
呆在十区的边缘地带,等候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以前从这里出去的毕业生,今天即是新生的开学考试,也是老生回来看学校的时候,当然是看不到老师的,只能看到的是今日当值的渡者而已,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呀。他们只是因为「执念」而回来的一具行尸走肉罢了,虽然残酷了一点,但为了维持学院秩序,他们必须去死。不过这件事除了系统和少数工作人员知晓,其余无人知晓也不能让他们知晓除非自己查出,渡者里的话目前也就只有无和苏昀知道,不过五区的那位也差不多察觉出来了吧,明明线索和疑惑点那么多。
啊啊,灯亮了。工作开始,拿着自己的竹篙,走上了岸边,现在应该已经在学院外的地界了,应该能够不看到自己所不想看的东西了吧,应该就可以稍微发挥一点自己的能力了吧,大概吧。
收回竹篙,拿出棍子,杀伤力比起其他武器来说小了很多,但是对于不再有正常形态的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武器吧。因为只要击中位于人心脏位置的要害,就可以至他们于死地,不过他们那里喷涌而出的黑色的血液倒是十分的恶心,沾在身上的时候,对于鼻子尖的人来说,味道很刺鼻,我的话还是主要避免血液喷射到蓑帽上,所以与他们战斗的时候会摘下蓑帽,虽然会有些影响,但是还是选择摘下蓑帽。
来了五只吗?那么还是速战速决吧,毕竟在这里呆太久,味道还是会有些沾在外表上,敲击地面将他们中的一个吸引过来,反身上树,从背后一击即中,就这样行动了五次,看着身上的血迹,只能无奈的换一身衣服。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还是稍微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就离开了,不过这次还是没有发挥自己的能力罢了。
换了一身衣服,戴上帽子,在船上向他们鞠躬,表示再会,希望他们能够转世投胎。毕竟我们都有自己的立场,会因为自己心中的正义而相战斗,相互战斗的原因还是因为正义相悖,就向以前的一句话一样,我们都是小怪兽,总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晚安,愿你们安眠。
收回棍子,拿出竹篙,戴上帽子,提交任务,就这么样一次合成。此时手表显示有消息传来,看样子任务的积分也传来了,300积分吗?还好不算白打,不过说起来,金额不对啊,平常不就只有200积分,有时候还没有积分吗?这是怎么回事?
这倒是无风不起浪啊,到底怎么回事啊,系统究竟怎么了嘛?积分应该不会算错啊,我只是打到了五只而已呀,还是我无意中做了什么让系统送了我100积分?希望是我想的这样吧。
毕竟无风不起浪,有风了就有可能会造成惊涛骇浪的呀~

《睹者》

第二章㈩㈡
稍微再看了一会儿的实况,便离开了工作人员区,在我离开之后,就只剩下了五区的渡者,苏昀先我一步的离开去打工了,不知道为什么成为渡者之后苏昀就在打工攒积分,但是就没有见他用过,不过我应该也没有资格说吧,我也差不多虽然跟他相比还是少了很多的。
我先划船去了食堂吃了跟往常一样的套餐之后,便直接划船去了图书馆,并不借书,而是窝在阅览室(有岸上的,也有供船行驶的一座)的一角,拿出书来继续阅读。
欲火焚身的戏之后怎么了吗?对于他来说估计就只是人间而已,我感觉给别人带来的就是地狱的绝望啊……
认真阅读着,直到这本书看完,查看了一眼时间,大概过去了三个小时,也就是下午三点。回想起书里看的东西,在自己的备忘录开始记着东西当然是笔记本的原因,虽然科技足够,但是我还是喜欢记在纸张上,因为能够回味过去的时光。
因为里面的人际关系十分的混乱,而且作者还在不断的插flag这个东西。就比如神秘人,其实是以前男主的师哥,对他很是帮助,同样的也是以前有难时救下他的人。我觉得因为有什么无法表达的原因,才会选择死在自己的师弟手下吧,否则怎么会感觉这么洒脱呢?
再比如男主队友中的一名队员,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在神秘人死后男主闭关修炼的时候,在男主的门外说出那样的话,说什么“我还有什么可以当做信念的事物吗?”看样子这个角色到后面肯定还有什么转变吧,例如崩坏之类的,假设这名队友为A,那个神秘人为B,主角为C的话。
A虽然是C的队友,但是目前为止的所有篇章就没有很仔细的刻画这个人物形象,而且好像没记错的话描写他的没有几次,但是却让别人知道这个人物的存在,跟在主角身边也是时间最长的几位之一,但是地位跟新来的差不多,虽然也是其中一位但是也只是在一旁笑着附和着,完全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并不断边缘化自己,好像到现在为止,所知道的信息只有名字性别年龄和不能确定的能力,以及行为举止,对了!还有他喜欢的花,在番外的时候提到过,更何况作者也说过番外和正文有关系,他喜欢天竺葵,我记得天竺葵的花语是偶然的相遇,幸福就在你身边。然后红色是你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粉红色是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其实我感觉他应该更喜欢粉红色吧,但也只是个人猜测而已。
因为B和A有关系,而且可以影响一个人精神状况的关系,亲戚?好友?还是什么,毕竟两人只差两岁,我说他喜欢天竺葵的另一种原因是,他对于呆在任BC两个人身边表示很高兴,但是还有一个可以反驳我前面的猜想就是天竺葵的第一个花语偶然的相遇,他们三个人的相遇算是偶然吧。
只是,一切皆为猜想,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不过说起来,这三个人跟某个三人组有点像啊,但是叫什么来着突然间想不起来了……算了不想了,快点去干活吧。
看完了书,记完了笔记,就划出了阅览室,看了一眼天,蓝天白云的,看来风雨还远着呢……骗你的,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后面的六十三小时究竟会怎么样呢?真是期待之后的发展。不过我还是看手表里的吧,不去工作人员区,不管怎么说还是船上舒服,虽然我是有住所的。

《睹者》

第二章㈩㈠
在镜头里,十区四人看着监控里各个区的人在做的不同事情,看样子并没有人发现是十区他们引发的暴动,所以系统就自动判定为通过得到了50积分,现在也就还有一个隐藏任务。
调动摄像头,看到了各个方面的情景,除了九区和五区外基本上都在镜头里,大概估计是五区在研究所里吧,毕竟是说要找我们为什么被称为试验品的原因。九区大概是在被我们破坏摄像头的地方,刚刚他们将巡逻的带了过来之后,躲到了刚刚我们走的那条路上吧。
“现在我们怎么办,还有六十八小时五十七分钟,我们怎么躲过?”楚源靠着墙壁问道。
“我们隐藏任务也完成了三个,我觉得我们有两个选择吧……”司羽晨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岩笠打断了“不是两个,是三个。第一我们藏在某个地方渡过这几十个小时,但是前提我们得要找到吃的。第二,去中心地带去牵制当地人,这个风险比较大,第三,游走这个区域,看看还有什么机关或者触发隐藏任务的地方,我的话还是建议第三个,因为风险不怎么大,再者还可以愉悦点不是吗?”对视之后,果然还是第三个比较爽。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游走呢?”关伊问道。“关伊你来决定呀。”楚源先一步回答了关伊的问题。
“我想从这边开始,因为刚刚我们也有可能忽视了什么。”关伊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
“好,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游走。”徐岩笠在座位上答应后,将摄像头调回了原本,就起身先一步开始游走。身后的人对视一眼,看似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笑着跟了上去。
出来之后,却统一的往左边走了,因为一开始就是从左边开始走的,学员们下船的地方。
走到河边后,不知道往哪里走后 就打算石头剪刀布,谁赢了听谁的,最后关伊胜出,便直接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也就是原本监控屋的对面的那块区域。
我觉得他们现在倒也不怎么饿,因为他们刚刚在贫民窟的地下室吃了一些东西。我的话打算再看一会,再去食堂吃饭,然后去图书馆看一会书,毕竟十分在意欲火焚身的那一场戏之后,那个神秘人怎么样了?那场戏的真相似乎他自己早已经知道了,那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不过看样子,肯定会解释呀,毕竟万事皆有因,不是吗?

我笑着说出了违心的话,而你却再也没有吐槽我的口是心非。
你帅气的黑白照笑的很灿烂。五年前你一语成谶,真的是曾经什么都一起分享,现在见一面都是奢望。每次习惯叫出你的名字,却发现你早已经不在,但改不了与你一起的习惯。泪水出卖了笑着说不在乎的自己,在无人的地方喊着你的名字。
别留我一人,结完一生,只剩回忆,凋零在梦里。
但现实不是童话,于是,为了谨记你带给我的全部回忆,我将你的名字写在了我的身上。

更新推迟到国庆节,国庆节双更

《睹者》

第二章㈩
分头行动的两组人马,往着相反方向的奔跑着。
第一组:关伊,徐岩笠
两人回到了发现机关的地方,徐岩笠便开始向关伊解释起来,“这里的机关需要两个人同时行动,所以我们一人一边,然后听我指挥,你去右边我去左边,右边的稍微简易一点,然后将你的匕首放在台子上,在操作完毕之后我们同时切下绳子,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两边可以同时启动机关,因为他们两个默契很高。”“听懂了。那么开始吧?”关伊听完后思索了一会儿,点头的同时顺带将匕首放在了桌上。
两人同时面向操作台,“上面都有标记和不同的颜色对吧,我说按什么就按什么吧。”
“第一排的红色按钮。”同时按下。
“从左往右第一列倒数第二个蓝色的按钮”……
在两人同时行动按下按钮的时候,第二组,也就是司羽晨和楚源两人也到了另一个机关的地方,但相比第一组的两个人来说,他们就轻松多了,因为他们只需要同时按下台面上的按钮,然后用力转动立在两个墙上的旋转柄将因为按钮按下就突然松掉的绳子重新保持为绷紧的状态,维持绷紧状态三十秒,然后同时挥动匕首切下绳子。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按下按钮,然后用力旋转旋转柄将绳子一圈一圈的绑在铁柄上,看着两人暴起的青筋,相比很重吧。
如果被发现这两个机关是前辈们设下的话会不会打前辈呢?那么麻烦的机关。话说起来,我们学院上一批去那里学生是哪一届来着?好像基本上都是单个区的。但是那么多机关好像是集体行动的时候设下的,一半的区一起设下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肩膀被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九区的渡者,他叫苏昀,我们两个关系某种意义上蛮好的,他指了指我的手表。我低头看去,发现手表显示接受了一条消息,
「十渡和苏昀,来广场一下。校长」看到这条消息,向刘宇航指了指外面吧,表示有事出去,得到知道了的回复之后,我关掉声音,随着苏昀一起走出了工作人员区,完全不怕看不到,也不怕被别人透露出去,因为这是工作守则之一。
两人一路无言的走到广场,看到站在河边的校长,于是快步走到了校长身后。
“你们两个来了。我收到了三封信,表面上虽然是寄给我的,但是里面除了一些通知之外,叫我把另外两封信转交给你们两个,白面的是苏昀的,灰面的是十渡你的。”
我们两个疑惑的对视一眼,因为完全不知道谁会寄给我们两个,毕竟在外面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人啊。接下信封,拆开后发现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谢尔盖-特拉维斯。
谢尔盖!以前试炼的时候碰到的一个外国人,来自北方的学院,「利维坦学院」。他十分擅长乐器,听说能力是「音波」?
信上说他会来四天后拜访我们,代表「利维坦学院」,简言之就是公费旅游。
见我们看完了“这位谢尔盖先生你们认识,所以就让你们来招待吧,反正他来的那段时间学员在假休期。”
表示知道了,于是告辞离开了,在回到工作人员区的时候指了指手表,表示用手表讨论,毕竟前面看一些 中间看一些后面看一些,有些人就要去干活了。所以等我们回去的时候,视频前就只有五区和三区的两位渡者,见我们回来之后,三区的刘宇航也表示要去干活,离开了。我们两个也就坐在了原位继续看着我们各区的行动,大概也就过去五六分钟,我十区的四人就开启了几个机关,引来了那些巡逻的人,那些贫民区的人也来围观的时候,发现了对方,可能以前什么事情的原因,双方就开始了暴乱。虽然贫民窟的人有些落后,但是毕竟是在贫民窟生存下来的,也是有一技之长的,双方就这么开始混战起来,引起了另外巡逻的人了,我们区的四个人在窗口看着这一幕,九区的学员在引导着一些人马来到了贫民窟,看样子他们的隐藏任务就是引导一些人马来贫民窟。看样子任务完成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于是打算离开这里,关伊虽然有些不忍,但是她也知道不能添乱,不能妇人之仁,便转头跟着另外三个人离开了这栋楼,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监控屋,看起了监控。
剩余时间,六十九小时。

《睹者》

第二章㈨
“!”他们一脸震惊,转身看向了坐在窗台上的楚源,仿佛另一个人降临于世的他,让他们僵硬在原地,其中那个叫程伶的人开口了“……你是楚源吧,不是什么双胞胎吗?”“我?”楚源指了指自己笑着说到“我当然是楚源啊,你也看到了,我们四个人的全部模样呀。”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双重人格呀~”
“你难道一直都在吗?”其中一个女孩子说到“我,不是呀,我们都在,一直都在。”楚源回复的时候这么说道。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吧?你们口中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楚源没有等他们再说什么话,就先一步开口了。
“……隐藏任务,原本是跟着五区知道屋子里是什么,现在延伸为了跟着十区的人知道这座城市的原本贫民窟的位子。”程伶犹豫了一下,说到。
“贫民窟吗?”楚源思考了一下,“这个我倒是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停顿片刻,再说到“可以带你们过去,但是如果发生什么事与我们无关紧要。”
「隐藏任务3:带二区去贫民窟之后在边缘引发暴乱。ps不能被其他区的人看到,反之任务则是失败。」
看着他们收到系统发的消息,然后楚源自然而然的接上话茬同意了,“另外三个人出来吧。”向后喊了一声,然后徐岩笠三个人就从隐藏的地方走了出来,徐岩笠点了点头,便直接往左走开始往前走。在这里停止了播放的声音,因为感觉他们不会说什么话,在这一路上,能话少一点就少一点吧,毕竟不能说出这个任务。
大概绕路绕了很久转了很久,逐渐走到了这个区域的边缘地带,就能看到一些很破旧的地方,那就是目的地的——贫民窟,因为很明显,房屋的破旧的程度跟刚刚用来绕路的区域相比十分的明显,房屋上的木板,路上几乎没有东西的街道,在路上的人基本都是倒在地上或者靠在墙壁那,完全不管刚刚走到城市边缘的两个区的人,到了一个别,于是两拨人便分开了,二区的人直接走了进去,十区的在原地稍微看了看,便往右走了。稍微兜了一圈大概二十多分钟,一路没有说什么,等到回到了原地,也在这一瞬间,我重开了声音。
“一圈转下来,除了一些机关可以利用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的。”楚源说到。“……”徐岩笠停顿了一会儿说到“去周围的房间里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使用。”说完便直接往最近的一间房间走去,剩下的三个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便跟上了。然后在不懈的努力之下,在连续翻了很多房间的情况下,翻到了一本笔记和一张标满了许多记号的地图。
同样在按照笔记的情况下,找到了许多可以用来引发暴乱的东西,而且只需要四个人,并且找到了一些隐藏在不同地方的武器,于是,徐岩笠拿了一把长刀,刀柄有蓝色的条纹,楚源拿了几把小刀和一把长匕首,司羽晨翻到了一把十字弩,还是被改造过的,可以弓箭和石头一起用,关伊暂时用一把短匕首防身和割东西。但是不外乎在这些东西的握柄处和笔记地图角落的地方有三个字母,「T.S.D」。但是因为不知道代表什么东西,所以就暂时放弃了思索。
讨论一下,接下来分外两拨人,楚源和司羽晨到另一个地方去把那里的东西给切割掉,并且开启那里的开关,徐岩笠和关伊留在这里,启动这里的开关。然后启动完这里和那里的开关,然后在路上发现机关的地方集合。
现在,剩余时间,六十九分钟十五分钟。
ps:这周这篇文章可能有些不好,因为打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赶路,然后车上有人在吵架,就在我前面,所以有些短,同样也有些被打扰到思绪,非常抱歉。

《睹者》

第二章㈧
十区的人并没有进去,我又不想关心其他区的情况,就打算专注于我们十区的情况,天大地大后生最大,某种意义上不是吗?
在九区和二区在房间里看的或者翻箱子的时候,十区一众就在附近警戒着,生怕有什么情况,所以五区和二区先后出来的时候,四人就松了一口气,看着五区和二区略微有些沉重的情况,有些疑惑,然后我也在这一瞬间申请了声音。
“……”五区和二区的人都没有说话,然后稍微安静了一会后,二区就先行离开了,说是有隐藏任务要去完成,但是看着徐岩笠没有放下的警惕,说明二区或者其他人在附近。
“……我们从里面发现一些东西,可能和我们为什么被称为试验品有关”其中五区的那位男孩发出了声,“……”刚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徐岩笠制止了,“说什么想清楚了再说。”就这么冷淡的开口了,近乎没有感情的语句从嘴里出来,使得五区的人一惊,但当发现十区有些紧绷的身体,就马上明白了是什么情况,可能有人在附近,无法确定。“简言之,就是里面东西告诉了我们试验所的位子,我们可以知道为什么我们可以被称为试验品的原因了。”五区的另一位男生,也就是刚刚那个观察者出声了。
“我明白了,你们是打算过去吧。”楚源见徐岩笠没有说话的想法就开口了,“那我们就恕不奉陪了,我们还有事。”
五区表示震惊,为什么他们几个瞬间明白,为什么不好奇原因,但是既然下了逐客令就先离开了,等回去了就自然而然可以去问了,五区就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喂。”徐岩笠在五区离开后几秒里开口了“感觉到了吗?”楚源自然的接上,虽然神情和语气都很坦然,但是就是有些警惕“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而且好像是只针对我们的样子,因为五区完全好像没有感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还是快点离开吧,估计马上就有人要来了。”司羽晨稍微看了一眼身边的几位,三个男的对视一眼,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楚源就拉起一旁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关伊,紧跟着前面的徐岩笠和司羽晨两人离开了这个地方。
“还跟着,怎么办?”楚源往后看了一眼,确定了还有人跟着。
这时候关伊提问了,“什么有人跟着?”一脸茫然的样子,越看越像兔子。“关兔……伊啊”说出口之前,连忙改口的楚源暂时无视了有些不满的关伊的眼神边拉着她边往前走“我们现在有人跟着,一直跟着我们,实力不明,无法确定敌友,暂时就先往我们来的地方走,那个地方的路比较复杂,要不是徐岩笠领路,我估计我就要迷路了……”还没有说完就被司羽晨打断了“这些待会儿再说,先跑起来。”
现在情况的确对我们,不怎么有利,因为手上有武器的只有,司羽晨的弹弓简易版的,楚源的石头路边捡的,只有地形稍微有利点,但是如果是当地人的话就没用了,除非是路痴。
然后十区的四人一路冲进了来时的地方,东绕八绕的,然后就分散躲在了两个楼梯口,对角的,听着跟着的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停下了。楚源比划了一个四,有四个人,没有敢探出头,怕是当地人,然后就听到他们说“程伶,你看我们就跟丢了吧,就应该一开始就和他们说清楚的,我们需要和他们一起行动……”一个男生的声音,很是豪放。那个被称作程伶的人开口说话了“我也不知道原来他们这么敏感的吗?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程伶原来是男生啊。“那任务怎么办,没有出现任务失败,说明我们还有机会……”一个女生的声音,“有办法是有办法,但是不一定就能碰到他们了呀。”“就算碰到了,我们有什么办法说服。”另一个女生开口道。
“任务吧,但是我们……”接下来说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只知道,徐岩笠和司羽晨同时看向了楚源,关伊歪头想了一下,然后同样也看向了楚源。楚源被看着一愣,指了指自己,看着他们点了点头,一副“你们又要把我当成挡箭牌了”的样子,三人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原因大概就是,只有楚源的名字是被知道的吧,虽然其他人的名字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大概不久之后就会知道了吧,虽然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又不想问,那么就沉默吧,我的「默」字就是这么来的。然后楚源就勉强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然后就悄咪咪的走到了这个楼梯口的窗户那,靠着窗架,然后悄咪咪的坐了上去,一只脚放在窗台上,一只垂在地上,并示意司羽晨躲好点,在他们安静的时候。
楚源就这么开口了“什么任务啊?不可以当面跟我们说?”挂着微笑,玩着石头,看似与刚刚没什么变化,但是感觉完全不同了,仿佛另一个人降临于世了。
现在,剩余时间:七十小时零五分钟。
ps:(资料补充)
十个区的字:一主二信三执四死五智六独七义八幸九反十默(后期可能会有改变)